天津鋼管集團
返回首頁 加入收藏
 
汤姆影院
您當前的位置 :天津鋼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正文
 
駱鐵軍:深化供給側改革 實現高質量發展
【字號: | | 】 【背景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據中國冶金報信息

  “鋼鐵再也不能走靠規模擴張的老路,是靠創新、抓管理、提質量,還是靠擴產能、高投入、鋪攤子活得更好,兩年內必見分曉!”9月16日,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會長駱鐵軍在由中國冶金報社、三寶集團共同主辦的2019(第二屆)高質量發展·鋼鐵強國之路高峰論壇上強調。

  駱鐵軍表示,黨的十九大指出,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鋼鐵行業要實現高質量發展,應該重點做好以下6項工作。

  其一,高質量發展要摒棄以量取勝的傳統觀念。

  近年來,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決策部署,鋼鐵行業以去產能為中心,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累計化解鋼鐵過剩產能1.5億噸以上,全面出清“地條鋼”1.4億噸,干成了多年想干但未干成的大事,行業運行情況顯著變化,生產保持平穩增長,產業結構不斷優化,2016年扭虧為盈,2017年效益大幅增長,2018年達到歷史最好水平。

  駱鐵軍指出,在大好形勢下,一些企業又開始以各種名義擴大產能,將早已停產多年的落后產能恢復生產。一些鋼鐵大省通過鋼廠搬遷,集中向沿海轉移,實則大規模擴充該地區的鋼鐵產能,并把其作為穩增長的手段。今年前7個月,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投資增長37.8%,為各行業之最,這引起鋼鐵行業內強烈擔心。一些企業一方面想擴大產能,另一方面擔心市場轉冷又走上過度競爭的老路。

  他同時指出,面對經貿局勢所帶來的經濟下行壓力,一些人主張從需求側而非供給側、從需求總量而非供給結構的角度歸結新問題、新挑戰。實際上,高質量發展所面對的主要矛盾是結構問題而非總量問題,因此,靠擴大需求和規模促進行業發展已難以為繼,靠擴大基礎設施建設投資拉動經濟增長的效應已呈遞減趨勢。

  駱鐵軍表示,面對外部環境帶來的經濟下行壓力,更多地應著力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應對當前穩中有變的形勢,中央提出了以“六穩”為代表的一系列逆周期調控政策措施,而不是單純依靠投資刺激。這是在特殊階段面對穩增長與調結構之間的一種平衡,是建設現代經濟體系、實現高質量發展中的一針穩定劑,這與高質量發展一致。我們要處理好長遠和近期的關系,一個企業經營不善只是短時困難,一旦投資失誤將是致命災難。“我國鋼鐵行業經過前幾年的高速發展,積累了很大存量,產量已占到世界一半以上,數量增長難以為繼。”駱鐵軍強調。

  其二,高質量發展一定是有效益的發展。

  “實現高質量發展要質量第一,效益優先。沒有效益的質量不可持續,難以長久。”駱鐵軍認為。2015年,鋼鐵行業虧損847億元,企業失去了轉型升級的能力,不可持續;2017年、2018年行業大幅盈利,一些早已停產多年的小鋼鐵廠以各種名義又開始復產,供求關系失衡,利潤率不斷下降。今年前7個月,全國鋼產量增長了9%,鋼協會員企業銷售收入增長了9.75%,但利潤總額下降了23.93%,出現了量增價跌的趨勢。這表面上是鐵礦石漲價的原因,深層次還是供求關系問題,總量過大導致了行業利潤的下降,鐵礦石漲價也是總量大爭搶造成的。

  駱鐵軍認為,鋼鐵行業有效益發展應把握好以下兩點:

  一是行業利潤要處于合理水平。各工業行業的利潤率一般在5%~7%,鋼鐵行業今年前7個月的利潤率為5.09%;2018年為6.92%,這還是在66%的負債率下實現的,實際上有的企業噸鋼毛利為2000多元。鋼鐵行業是規模經濟最為顯著的行業,我們可以追求高利潤,但不能用一般行業的合理利潤率作為鋼鐵行業的合理利潤率。“2018年鋼鐵行業利潤率過高,使得投資集聚向鋼鐵行業流入。”駱鐵軍表示,“從短期看,2018年是鋼鐵行業最好的一年;從長遠看是不可持續的一年。”

  二是環保執法要一視同仁。大家都認為,前兩年鋼鐵行業的好光景是因為取締“地條鋼”,有一定道理,而跳出行業看,實際上得益于環保督察和藍天保衛戰,它大大擠壓了環保污染企業的生存空間。因此,鋼鐵行業呼吁各級政府嚴格環境執法,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這是保證規范鋼鐵企業有效益增長的重要保證。

  其三,高質量發展要實現綠色可持續發展。

  駱鐵軍指出,目前,我國鋼鐵行業節能環保水平進入世界先進行列,一大批鋼鐵企業能效已達到世界先進水平。超低排放正在鋼鐵行業有力推行,廢水、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等排放已達到國際領先水平,一大批鋼鐵企業成為清潔工廠、花園工廠、綠色工廠。

  駱鐵軍指出,我國鋼鐵總量大,單個企業的低排放匯集到一起,局部環境仍然難以承受;廠區內排放治理得好,廠區外運輸等無組織排放治理差。鋼鐵工業是能源密集型行業,能耗占整個工業的16%左右,“三廢”污染排放量大,是工業污染物的重要來源。一些鋼鐵企業隨著城市發展已處于城市核心區,環境對企業的制約日益突出。“鋼鐵總量較為集中的京津冀、長三角、汾渭平原地區面臨的壓力已使這些地區的某些鋼鐵企業無法生存,推動鋼鐵產能向域外轉移勢在必行。”他強調。

  駱鐵軍進一步指出,這兩年鋼鐵企業利潤可觀,對地方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加大。面對經濟下行壓力,部分地方對鋼鐵行業的依賴有增無減,片面強調當地發展鋼鐵行業的優勢,忽略了協調、綠色。對于中心城市來說,環境優良程度、城市建設水平、公共服務體系是吸引高新人才的基本因素,是建設高新企業的基本要素。一個城市丟掉了協調、綠色,就難以實現創新、開放、共享;鋼鐵企業無法與城市共融,就只有關閉、轉型、搬遷,何談高質量發展?

  駱鐵軍表示,下一步,鋼鐵行業要繼續積極響應并嚴格落實國家《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等政策要求,按照《關于推進實施鋼鐵行業超低排放的意見》抓好落實。要瞄準短板問題,加大投入力度,繼續組織節能環保關鍵共性技術攻關,以更高的標準,加快破解發展中的環保問題。

  其四,高質量發展要實現智能制造。

  駱鐵軍指出,鋼鐵工業是自動化程度高的流程型行業,智能制造發展基礎好、空間大,智能制造是鋼鐵行業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手段。

  駱鐵軍表示,建設制造業強國對鋼材產品質量提出了更高要求,鋼鐵企業要由單一的材料供應商向能夠統籌提供材料推薦方案、后續加工使用方案等延伸服務的材料服務商轉變。發揮智能制造降低運營成本、提高生產效率、提升產品質量、縮短創新周期、促進新業態新模式發展的優勢,對培育鋼鐵行業增長新動力、重塑競爭新優勢具有重要意義。

  從發展階段看,我國制造業與互聯網融合深度與先進國家有一些差距,但不是很大,因為這種融合本來就是近幾年的事情。美國的制造業和互聯網都很強,但是制造的不少環節已不在該國;德國的制造體系很強,但是互聯網有所欠缺;我國的互聯網很強,僅次于美國,我國又是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在融合發展、智能制造方面,我國企業的探索積極性和創新精神與先進國家在一個起跑線上,關鍵是理念問題。”駱鐵軍認為,“我們要把握戰略機遇,通過智能制造的突破,實現高質量發展。”

  其五,高質量發展要實現鋼鐵行業合理布局。

  駱鐵軍指出,大進大出是鋼鐵行業的特點,鋼廠發展與城市共融是所有國家都面臨的難題。針對我國鋼鐵工業布局“北重南輕”和某些地區產能過度集中的問題,國家、地方政府和企業近幾年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緩解了我國鋼鐵“北重南輕”局面,部分城市鋼廠搬遷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鋼廠與城市發展不相融問題,大批沿海鋼廠的建設解決了進口礦長途運輸高成本問題,重大鋼鐵布局調整初見成效。

  駱鐵軍進一步指出,鋼鐵行業當前比較突出的是兩大問題:一是京津冀及周邊地區,企業密度過高,重污染天氣頻發,限產甚至停產頻頻,迫切需要向外轉移。二是關于城市鋼廠的出路問題。針對目前我國已處于城區中心的一批鋼廠,謀劃這些城市鋼廠的出路勢在必行,不能簡單“一刀切”都選擇搬遷這一條出路,要綜合平衡所在城市整體定位、環境容量、土地資源價值、稅收占比等因素,確定保留、關閉、轉型、搬遷等不同的出路。

  駱鐵軍表示,目前,一些產鋼大省紛紛出臺了鋼鐵產業調整方案,一些省份和地級市也提出打造千億元級鋼鐵產業集群的規劃。我們在期待其取得預期效果的同時,也在關注一些新的現象。比如將區域內鋼鐵企業向沿海搬遷,成為各地日漸趨同的選擇。據不完全統計,我國沿海地區已有、在建和擬建的鋼鐵產能已超過2.6億噸。產能向沿海的適度轉移是可取的,但“一窩蜂”式地向沿海搬遷,需要深入考量。布局問題是全局問題,我們呼吁國家有關部門要統籌規劃,“全國一盤棋”。

  其六,高質量發展要使社會和職工享受改革開放的紅利。

  “新中國成立70年來,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來,鋼鐵工業在為社會主義建設提供鋼鐵材料保證的同時,職工工作環境不斷改善、收入顯著提高。”駱鐵軍指出,“但是,一些安全事故仍時有發生,部分崗位操作環境惡劣,職工收入與期望值還有差距。”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從分配看,高質量發展應該實現投資有回報、企業有利潤、員工有收入、政府有稅收,并且充分反映各自按市場評價的貢獻。實際上,總書記為企業高質量發展應該如何檢驗給出了答案,這也是辦企業的基本要求。

  駱鐵軍建議,各鋼鐵企業決策層應把處理好再投入與分配的關系上升到落實出發點和落腳點的高度來看待,真正使廣大職工享受到改革開放的紅利,不斷提高職工的收入水平,提升生活質量;還要通過科技進步,逐步實現高溫、高濕、高危崗位的智能化、無人化;通過提高鋼材性能,為社會貢獻更多的綠色產品。

 
 
 
Copyright (C) 2000-2010 tpco.com.cn, Tianjin PIPE(GROUP)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鋼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津ICP備10002704號-1 公安部聯網備案號: 12011002019145 技術支持:北方網